《民間故事:養蛇女》第3章

「爹,我想好了,將來要當一個捕蛇人,一個不為賺錢而是保護蛇的捕蛇人。」

劉福生微微一笑,他只要女兒開心就好,女兒想做什麼隨她就好了。

就這樣,蒹葭跟著劉福生學習捕蛇的技藝,學成技藝以后,蒹葭獨自一個人去尋山。發現獵戶設下的捕蛇陷阱就會將其破壞。

如果是聽說某個地方鬧蛇災,蒹葭不遠千里的就會尋過去,趕在其他的捕蛇人來到之前,將蛇捉住,將它帶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將其放生。

她的這個行為,讓很多捕蛇人不理解,上門來討說法:「我們是靠捕蛇討生活,你將蛇放生,我們還怎麼養家糊口?」

蒹葭說:「為何蛇會攻擊人?因為它的家園被人占據,它的孩子成了我們的盤中餐。換位思考一下,你的家人受到傷害,你會無動于衷嗎?」

「少一些殺戮,我們和蛇就可以相處和睦。雖然你們暫時失去了賺錢的機會,可是你們卻救下了許多生命。」

蒹葭的一番話,讓捕蛇人啞口無言。因為蒹葭捕蛇技藝的厲害,任憑捕蛇人設下多門巧妙的陷阱都會被她發現并將其破壞,從此方圓百里沒有捕蛇人在此地捕蛇。

當然,蒹葭也不是一味的當好人。

若是遇到主動攻擊村民的蛇,她也會將其惡狠狠懲罰一頓,都說蛇有靈性,附近的蛇都不敢襲擊村民了。

幾年之后,蒹葭成了家喻戶曉的捕蛇女。這一天,姐姐彩云帶著丈夫回門,她一進門就對劉福生說:「爹,我找到蒹葭的親生父母了。」

原來,劉福生將玉佩典當之后,玉佩就被典當行的老板賣了。玉佩幾經周折流落到京城一個大戶人家手里。

這個大戶人家姓秦,祖上官至一品大員。家中男丁陸續在這幾年去世,如今當家人是王老夫人,她偶然得到這枚麒麟玉佩大為震驚,立刻命人查詢玉佩的出處。

從典當行得知是劉福生所賣,正巧劉彩云跟隨如今是舉人的丈夫在京城赴考,王老夫人就把劉彩云請了過去,并告訴她這塊玉的來歷。

王老夫人說秦家先祖因功績被皇帝賜予一枚麒麟玉佩,這枚玉佩就作為家主的象征,誰持有這枚玉佩就可以當上秦家的主人。

二十年前,秦老太爺病故后,王老夫人的兒子秦存義成為家主。他調任永州知府,于是帶著妻子徐氏和剛滿月的女兒赴任。

可是,夫婦二人在任上被劫匪暗害,沒有滿月的孩子下落不明,連帶著作為秦家家主的玉佩也不見了。

這些年,王老夫人一直在查詢玉佩和孩子的下落。皇天不負有心人,時隔二十多年,玉佩輾轉流落回秦家。

王老夫人將玉佩遞給劉彩云,讓她辨認是不是其父變賣的。劉彩云從王老夫人手里接過玉佩,確認是妹妹蒹葭持有的玉佩,臉上露出笑容,「回稟王老夫人,這枚玉佩正是家妹的。

王老夫人遂問起劉蒹葭小時候的事情,劉彩云據實回答。在這期間,王老夫人暗中觀察劉彩云的言行,確定對方沒有說謊之后很是高興。

在她看來有這樣一個識大體的姐姐,想必孫女在劉家并沒有因為是撿回來的就被區別對待。最后,王老夫人拜托劉彩云帶著秦家的管家回永州將劉蒹葭接回來認祖歸宗。

就這樣,受王老夫人的請托,劉彩云回家將此事告訴蒹葭,希望她可以去京城一趟,祖孫相見。

蒹葭心中悲憤,她原本怨恨親生父母將她拋棄在河中,可誰曾想親生父母卻是遭遇不測而死,那麼很有可能他們是為了保護自己才出此下策。

劉福生對蒹葭說道:「既然王老夫人已經確定這塊玉佩是他兒子的信物,那麼可以篤定你就是秦家女,你應當去一趟京師見一見年邁的祖母。」

蒹葭突然哭著說道:「爹,你是不要我了嗎?」。

劉福生拍了拍蒹葭的肩膀,說道:「你在我心里,永遠是長大不的丫頭。」

蒹葭盈盈一拜,向劉福生和胡氏說道:「爹、娘。我永遠都是你們的女兒,我去京師之后馬上就接你們過來享福。」

眾人聞言哄堂大笑,家人在一起熱熱鬧鬧吃了一頓晚飯。

第二天,蒹葭登上秦家準備好的馬車,往京師趕去。一路上顛簸,蒹葭倚靠在馬車上睡著了。

忽然馬車急停,車夫大喊:「小心,有一條青蛇攔路。」,蒹葭被車夫的嗓音吵醒,她連忙掀開簾子查看。

原來路中間有一條碗口般粗的青蛇匍匐在地上,它看到了馬車上的蒹葭。猛地直立起身子,向馬車爬來。

青蛇的鱗片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它來到馬車前居高臨下的看著蒹葭,突然口吐人言說道:「你就是捕蛇女劉蒹葭?」

蒹葭聞言楞了一下,沒想到眼前的青蛇竟然可以說話,她顫顫巍巍說道:「我就是劉蒹葭,你為何可以說話?」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