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同心咒》第4章

阿寬聽大哥說過他家里情況,他以為是陳夫人,趕緊上前行禮,稱呼大娘,可是婦人連忙說道:「你弄錯了,我是你大嫂,你大哥身體不適,臥在床上,他得知你來了,十分高興,讓我帶你過去。」

阿寬大驚失色,他聽大哥說過大嫂美若天仙,可是這才剛過半年,如今怎麼變成了中年婦人?而且大哥怎麼就臥床不起,不能出來見自己呢?想到這里,他堅信路上遇到老翁說的話。

故而在阿蓮帶路的途中,他伸出拳頭朝著她背后,看準了位置,就是重重的一拳,這一打不要緊,阿蓮畢竟是個女子,而且是從背后打的。

阿蓮一個踉蹌栽倒在地,而且口吐鮮血,驚訝地喊道:「阿寬,我是你大嫂啊,你為何偷襲我?而且還是從我背后,難不成你想害死我嗎?」

「大嫂,我不是要害你,我是在幫你啊,你深呼吸試試看,是不是感覺呼吸順暢,胸口不痛了?」阿寬惴惴不安地問道。

阿蓮站了起來,按照阿寬所說的試了試,果然覺得好了許多,阿蓮趕緊說道:「我果然感覺好多了,你是怎麼知道這種辦法的?走,趕緊跟我去見你大哥。」

當阿寬看到大哥阿財的時候,忍不住淚流滿面,因為才半年不見的阿財,才二十出頭的他看上去像四五十的樣子,而且面黃肌瘦,模樣憔悴,病入膏肓。

「大哥,你這是怎麼能?才半年不見,你怎麼病成這副模樣,怎麼也讓人通知我一聲?」阿寬趕緊沖了上去,扶起大哥含淚問道。

阿財有氣無力地說道:「哎,我不知道怎麼弄成這個樣子啊,自從那天我回家后,沒過多久就覺得身體不舒服,吃了很多補藥也于事無補,而且我快速的衰老。

你大嫂也是如此,不過比我稍微好一些,我不想你為我們擔心,想等我們病好之后一起去看你的,沒成想越來越嚴重,看來大哥要先走一步了啊。」

「大哥,我不會讓你們有事的,我這就去幫你們找大夫去。」阿寬趕緊說道,阿財擺了擺手說道:「賢弟,別瞎忙了,我們請了很多大夫了!

我岳父岳母為了我們兩個人的病幾乎傾家蕩產了,就剩這個宅子了,丫鬟仆人都跑得差不多了,即便如此,他們昨天還是去縣城請大夫去了。」

阿財說完看了看妻子阿蓮,他驚訝地問道:「娘子,你氣色好了很多?而且也年輕了許多,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你找到治病的藥方?」

阿蓮趕緊將他迎接阿寬的經過說了一遍,阿財立即讓阿寬如法炮制,興許自己也就好了,阿寬剛想動手,只見一個道長走了過來怒道:「你竟然壞了我的好事,拿命來。」

道長說完默念咒語,手持寶劍直奔阿寬而去,阿寬不敢怠慢,拿起屋里的凳子趕緊招架,可是他根本不是道長的對手,被逼到墻角。

「道長,你終于出現了,他是弟弟,你別對他動手,趕緊把丹藥賜給我們夫妻吧。」阿財見到道長激動地說道,道長冷笑道:「別做夢了,這是你變成有錢人要付出的代價。」

道長說完繼續攻擊阿寬,阿財見道長對弟弟下重手,他強打精神從床上爬了起來,奮力地沖了上去抱住了道長的大腿,阿蓮見狀也沖了過去,抱住了道長的另一只大腿,道長惱羞成怒手中寶劍像阿財刺去。

千鈞一發之際,阿寬在在山坡上遇到的老翁忽然感到,他手中的拐杖擋開了道長手中的寶劍,并喝到:「師兄,你還要害死多少人才肯罷手?」

道長大吃一驚,奮力地踢開了阿財和阿蓮,然后和老翁打斗在一起,可是老翁顯然不是道長的對手,老翁忽然說出了一句咒語。

老翁又說道:「阿財,阿蓮,阿寬,你們趕緊默念我說的咒語,只要你們夫妻同心,兄弟同心,我們可以打敗這個妖道。」

阿寬他們趕緊照辦,忽然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一起沖上去攻擊道長,道長落于下風,剛想逃竄,被老翁的拐杖打翻在地,口吐鮮血,暈了過去,而阿寬他們默念的咒語已經失效,渾身無力的癱倒在地。

老翁并沒有停手,而是來到道長跟前,俯下身從他懷中掏出一個符咒,點燃火折子將它燒了,老翁趕緊扶起了阿寬他們坐下。

阿寬很快就恢復了,但是阿財和阿蓮比以前的狀態更差,他們見老翁如此厲害,趕緊苦苦哀求老翁救救他們,老翁說道:「能救你們的不是我,而是你們自己,趕緊將你們懷中的符咒拿出來給我燒了。」

阿財和阿蓮都很猶豫,他們懷里確實有符咒,是道長給的,因為道長說如果離開了符咒,他們很快就會老死,但是老翁催促他們,再不交出符咒,恐怕來不及了。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