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烏鴉示警》第3章

  據鄭寶慶所說,他們家幾年前做生意賠了錢,如今生活也不好,而夫人受不了打擊而去,家中只剩下他和閨女鄭云兒,也就是當年和郭子益訂下親事之人。

  說著話,鄭寶慶喊來女兒,一見到鄭云兒,郭子益又是大吃一驚,此女不像未出閣的閨女,倒像是個婦人,而且相貌丑陋。

  鄭云兒斜眼看了看他,然后說道:「當年是有婚約不假,可是如今鄭家不行了,而且我相貌如此丑陋,當然配不上郭公子,所以郭公子還是趕緊回去吧。」

  郭子益沒有料到竟會是如此結果,他心目中,鄭家雖然非常富裕,但他不貪圖人家的富裕,準備著將信物送來,了卻這段過去之事便回轉。

  可如今看到鄭家同樣也陷入了貧困,且鄭云兒相貌丑陋,他的心思起了變化。

  假如鄭家富貴,鄭云兒漂亮,他當然不會糾纏。如今鄭家落魄,鄭云兒丑陋,他如果就此一走了之,反倒顯得他勢利眼,這樣會丟了父親的臉,也辜負了母親平時的教誨。

  想到此處,他恭敬行了一禮說道:「聽母親說,鄭家原本富貴,而子益此來,就是交還信物,了卻這件事的。現在看來,鄭家出了意外,所以子益不會違背當年的婚約,會如約娶鄭小姐,并且從此照顧鄭伯父,直到終老。

  聽了他的話,鄭寶慶十分意外,鄭云兒也是手足無措,父女兩個呆呆地看著他,如同看著一個傻瓜一樣。

  一邊的牛大喜此時卻拍手叫好,對著郭子益伸大拇指:「好,好!果然是個重情重義之人,不貪圖富貴,不嫌棄窮困,鄭家得此佳婿,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鄭寶慶此時也反應過來,抓著郭子益的手連連晃動:「賢婿如此說,讓鄭家十分感動,只是有一點,鄭家家境現在不如以前,你也屬于招婿進入鄭家,所以咱們就不舉辦什麼成婚儀式了,你可愿意?」

  郭子益沒有猶豫便點頭表示同意,如此,鄭寶慶馬上開始準備,計劃著讓郭子益和鄭云兒明天就完婚。而作為引路人的牛大喜,郭子益自然十分感激。

  可牛大喜卻不能久留,他在路上做生意出了意外,此時需要趕緊回家一趟,不過他臨走跟郭子益說好了,這個朋友他交定了,以后要多多來往。

  郭子益送走牛大喜,進入鄭寶慶為自己暫時安排的房間,思緒紛亂。

  此行完全打亂了他的計劃,也跟他先前的打算完全相悖。

  可路上丟了信物和婚書不說,鄭家竟成了如此樣子,從小母親的教誨使他無法一走了之,那樣他就成了背信棄義之人。

  罷了,明日成婚后,自己定然好好干活,努力使生活好起來。

  他正想得入神,突聽有人冷哼一聲:「你大禍臨頭而不自知,倒是還把自己給感動了,你覺得你這樣做是為了不背信棄義?但你想過沒有,你完全上了人家的當,你不成婚就此離開倒還罷了,如果成婚,你入洞房必死無疑。」

  這是誰在說話?他轉頭四望,驚駭發現烏鴉不知道什麼時候跟著自己,并且進了屋子,竟然是它在說話。

  這烏鴉怎麼能口吐人言?真是天下一大怪事,還有,它所說到底是什麼意思?什麼叫自己大禍臨頭而不自知?什麼叫自己入洞房必死無疑?

  他正欲詢問,卻被一陣拍門聲驚醒,睜眼一看,天已經大亮,原來是做了個夢。這讓他啞然失笑,自己對烏鴉也是思念,竟然會夢到。

  拍門者是鄭寶慶,今日便是大婚之時,鄭家準備了簡單的飯菜,來者也沒有幾個人,忙活過了中午,午時剛過,鄭寶慶便讓郭子益和鄭云兒拜堂。

  事畢后,鄭云兒進入臨時布置好的洞房,而郭子益則被眾人拉著在外面飲酒,如此大喜之日,不飲酒怎麼說得過去?

  這場酒一直飲了幾個時辰,到天黑后仍然沒有結束。

他被灌了不少酒,腦袋昏昏沉沉,連連求饒之下,眾人才放他去廁所。

  到了廁所,扶著墻嘔吐一陣,搖晃著昏沉的腦袋正欲出去,突然聽到外面的樹上傳出烏鴉的叫聲。這叫聲他可太熟悉了,正是他所養的那只烏鴉。

  心中大喜過望,正欲呼喊烏鴉過來,突然想到昨晚做的那個夢,烏鴉在夢中告訴他不要進洞房,究竟是什麼意思?

  從廁所向外偷看,發現鄭寶慶和眾人仍然還在飲酒,并沒有人注意到這邊。他悄悄從廁所出來,到了洞房邊上向里看。

  洞房里亮著燈,他卻看得目瞪口呆,因為里面并沒有新娘鄭云兒,按照流程,此時的鄭云兒應該羞答答坐在床上,等著他進去挑開蓋頭,然后便共同飲下合巹酒。

  可此時里面沒有鄭云兒,反而是有個男人躺在床上。他明明看到鄭云兒進入了洞房,為何里面會是個男人?這個男人又是誰?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