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烏鴉示警》第2章

  他看著肩膀上的烏鴉嘆了口氣:「烏鴉啊烏鴉,咱們的緣分也該盡了,我要出一趟遠門,帶著你不方便。所以,你自行生活去吧。等我回來,如果你還在,咱們還一起作伴,你看可行?」

  烏鴉豈能聽懂人語?不過這只烏鴉卻頻頻點頭,然后振翅而去,望著在天空飛翔的烏鴉,郭子益竟生起淡淡的憂傷和失落。

  他從十幾歲便開始砍柴,練就了強壯的身體,以往沒有出過遠門,最遠處就是賣柴時到過的集市和城中。可要趕此遠路,他并不犯怯,包袱里僅有一點盤纏,不會引起別人覬覦,只管趕路便是。

  將近一個月時,密州就在眼前,他想要今天便入密州時,天上突然陰云密布,伴隨著大風,眨眼間便落下雨來。

  他趕緊將包袱從后背解下抱在懷里,不敢讓包袱淋濕,因為里面有特別重要的東西,洞簫當然不怕淋,可婚書淋濕了可了不得。

  抱著包袱左右看,發現不遠處有方被廢棄的古剎,他也顧不上多想便跑了進去。此古剎年久失修,僅有的正殿上破著數個窟窿,但用來避雨已經足夠。

  等他進去,卻發現里面早有兩人,此二人和他年齡差不多,躺在地上不住[呻·吟]。

  他趕緊行了一禮說道:「兩位兄臺請了,在下路過此處,大雨傾盆,故會進來躲一下。

  二人對視了一眼,看著他懷中抱著的包袱后,其中一個堆起笑示意他坐下,這古剎本被廢棄,誰都能進來避雨,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由于大殿上面有多處破洞,里面光線很好,坐下的他看到兩人身上皆帶著傷。傷勢較輕者很是熱情,他便拿出了包袱中的干糧分給兩人,共同食用。

  兩人連連稱謝,吃著干糧,郭子益也明白了二人的遭遇。

  他們是一對合伙做生意的人,傷勢較輕者叫牛大喜,另一個喚作馬自力。兩人做生意返回密州,卻不料遇到攔路的歹人,不僅將他們身上所帶生意之資盡數搶走,還要毀他們性命,如果不是逃得快,他們此時怕已經死去。

  郭子益聽得直嘆息,牛大喜看著他好奇問道:「兄臺為何死死抱著包袱?此去意欲何為?」

  郭子益想也沒想,便把自己到密州來的目的說了一下,他還有些犯愁,因為自己不知道鄭寶慶家在密州什麼地方。

  三人聊著天,外面雨勢不減,聽著雨聲,加上連日來不停趕路,郭子益感覺眼皮沉重,慢慢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醒來睜眼一看,發現不遠處多了一群人,而他身邊只剩下牛大喜,馬自力則不知所蹤。

  看他醒來,牛大喜面有愧疚,重重嘆了口氣。

  郭子益正感覺不解,驚駭發現自己包袱不見了,他轉頭看牛大喜,牛大喜哀嘆一聲:「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啊,萬萬沒有料到,馬自力竟是這樣的人。」

  據牛大喜所說,其實他們并不算是好朋友,只是搭伙做生意,路上好有個伴,他連馬自力家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聞聽郭子益是從汝州到密州尋親,那麼定然帶了不少盤纏。馬自力起了歪心,他覺得他們做生意的本錢被歹人搶走,不如趁著郭子益睡著,將他的包袱偷走離開。

  牛大喜聞言,厲聲訓斥了馬自力,人家郭子益分給他們干糧,他們豈能趁著人家睡著偷包袱?馬自力當下便認錯,牛大喜也慢慢睡著。

  不料醒來后,發現破殿中多了一幫避雨的生意人,而馬自力則已經消失,連同他們的包袱和郭子益的包袱都一起消失。

  郭子益聞言十分震驚,同時不知所措,他包袱里沒有什麼錢,僅有一點盤纏,那是他平時賣柴的積攢,但包袱里有對于他來說非常重要的東西,那便是信物洞簫和婚書,這東西丟失,自己還如何去投親?

  牛大喜讓他不要著急,為什麼呢?牛大喜認識鄭寶慶,此處已經接近密州地界,他可以帶著郭子益去密州。

找到鄭寶慶后,將情況說明,想來人家也會相信,至于那馬自力,他算是看清了此人,從此不會再交往。

  郭子益沒有別的辦法,那馬自力本是圖財,偷了自己的包袱離開后,定然會將里面僅有的盤纏找出,然后將包袱扔掉,自己人生地不熟,如何能找到一個被人刻意丟掉的包袱?

  唯今之計,也只有按照牛大喜所說,先去密州找到鄭家再說。

  如此,他和牛大喜出發,那幫生意人也一起出發,路上行人漸多,他們僅用了一天便趕到了密州。

  牛大喜并沒有欺騙郭子益,是真的知道鄭寶慶家。

  不過,到了以后,郭子益再次吃驚,鄭家院落很是普通,看起來生意不怎麼樣,他們家家道也已經中落。

  鄭寶慶聞聽他是郭子益,當即就搖頭表示不信,他耐心將家中情況說出,并且說出了路上遇到的事,這邊有牛大喜作證,鄭寶慶最終相信了他們。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