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故事:養蛇女》第2章

如果劉家出不起這一百兩嫁妝,因此讓趙秀才顏面盡失,彩云這一輩子的幸福就要毀了。上哪里去找這樣的如意郎君呢?

蒹葭看到劉福生因為嫁妝的事整日愁眉苦臉,她上前說道:「爹,把我那塊玉佩賣了吧。」

「不行,那是你親生父母留給你的信物,怎麼可輕易賣掉?」,劉福生聞言嚴詞拒絕這個提議。

蒹葭口中說的玉佩,是劉福生在木盆上發現的,玉佩材質上等,上面雕刻著一只栩栩如生的麒麟。

劉福生知道這枚玉佩是蒹葭找尋親生父母的線索,對她來說非常重要。可是,蒹葭卻不這樣認為,她說:「生恩靠邊,養恩大如天。對我來說這個世上,我的爹娘就是你們。」

此時,胡氏和彩云推門而入,她們在門外聽到了蒹葭的話很是感動,母女相擁而泣。劉福生見蒹葭態度堅決,只得將玉佩拿去典當行賣了。

玉佩賣了二百兩銀子,一部分用來當彩云的嫁妝,剩余的部分被劉福生將其歸還給蒹葭。

彩云出嫁的那天,姐妹兩個哭得死去活來,「妹妹,你放心。這份恩情,將來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張秀才騎著高頭大馬,接親隊伍一路吹吹打打,將新娘子彩云接走。自此,蒹葭在家里擔負起照顧父母的重擔。

劉蒹葭好學,一直想和劉福生學習狩獵的本領。可是,劉福生認為一個女孩子學會這些粗鄙的把式將來嫁人是會被夫家笑話的。

父女兩個為此爭執了許久,蒹葭找來胡氏說情,胡氏因為玉佩的事情,對蒹葭越發疼愛當然是幫她的。

「當家的,你就讓蒹葭學一些手藝,有了手藝將來不至于總看夫家的臉色過日子了。」,胡氏勸說道。

劉福生琢磨一下,覺得胡氏的話有道理。有這一技能傍身,將來若是有難也可以糊口不至于挨餓。

于是,劉福生開始傳授蒹葭一些基本的捕獵技藝。在這些技藝中,蒹葭對捕蛇很感興趣,這讓劉福生很是頭疼。

旁人家的女兒,見到蛇都是避之不及,可是蒹葭對蛇愛不釋手。有一次,在菜地里撿到一條小白蛇帶回家中,將怕蛇的胡氏嚇暈過去。

盡管被劉福生罵了一頓,可是擋不住蒹葭就是對蛇有一種天生的親近。

某一天,劉福生帶著蒹葭去集市逛街。身后突然有個人喊了劉福生一聲,他轉身一看,發現是好友杜興。

「多年未見,你可還好啊?最近在哪里高就?」,老友久別重逢,劉福生很是高興。杜興家也是劉家村的村民,早年間隨父母搬離了村子,一直杳無音信。

「日子過得馬馬虎虎,我在集市上擺攤,賣一些收來的蛇。」,杜興說道。

原來,杜興是一個二道販子,從獵戶手里低價收來獵戶捕來的蛇,然后再集市上高價賣出。父女兩個跟隨杜興來到攤位上。

只見地上有兩個籮筐,里面裝滿了蜷縮在一起的蛇,各種各樣的品中都有。

這些蛇都很兇,為了讓它們沒有攻擊性,杜興殘忍的將它們的牙齒拔掉,并且不給它們飯吃。

因此,關在籮筐里的蛇都病懨懨的,蒹葭看著竹筐里的蛇遍體鱗傷,心中生出憐憫之心,她對杜興說道:「叔叔,這些蛇好可憐,能不能放了它們啊。」

杜興聞言啞然失笑,他笑著說道:「小丫頭,這些蛇看似可憐,可是兇狠起來可是能吞牛羊的啊,若不將其捉住會傷人的啊。」

就在這時,酒樓的采買找到杜興,說是要把蛇全部買下,因為酒樓出了一道新菜叫蛇羹,因此需要大量的蛇當材料,并讓杜興把蛇送到酒樓后廚。

劉福生見其要做生意了就帶女兒離開,蒹葭卻突然說道:「杜叔叔 ,請你將這幾筐的蛇賣給我吧。」

蒹葭得知這些蛇就要被人做成一道菜的時候,覺得蛇很可憐,心生惻隱之心,遂開口讓杜興將蛇賣給她,她想尋一個地方將蛇放生。

杜生本以為蒹葭是開玩笑并沒有當真,可是蒹葭拽住竹筐不肯松手的時候,他求助的看向劉福生。

劉福生知道女兒倔強的性格,只要認定的事情就不會更改,于是,他對杜興說道:「興哥,看在多年好友的份上,就把蛇賣給我們,明日我在把錢送來。

杜興見劉福生不像開玩笑,只得將蛇賣給他。并且好心的借給父女兩個一輛板車,拉著裝有蛇的竹筐往劉家村方向走去。

在路上,蒹葭問劉福生,「爹,你會不會怪我多管閑事?」

「我的女兒如此善良,作為父親怎麼會責怪呢?只是我為此很是擔憂。」

蒹葭好奇的問劉福生擔憂什麼?劉福生說:「做一件好事容易,可是堅持做好事很難。我希望你將來可以向今天一樣,繼續堅持做好事。」

如果說以前喜歡捕蛇是把它當成興趣,如今學習捕蛇是想將來可以用這個技藝去救助被困的蛇,讓它們不被獵戶捕捉到。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