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破宋江,謊稱回鄉探母,結果一去不返,成為水滸結局最好的人》第3章

此次離去,公孫勝早已打定主意再不回梁山,但辭別之時卻未透露半分,只說自己想要回鄉探親。

宋江自然沒有理由不放行。

公孫勝就這樣再次離開了梁山,一別永年。

結局最好

公孫勝離開不久,梁山集團又被朝廷派去征方臘。

或許是異地作戰、或許是實力不濟、或許是氣數將盡,總之,這一戰梁山死傷無比慘烈。

一百零八將陣亡59人,天目將彭玘、浪里白條張順、九紋龍史進皆在其列,還有11人病死,共計70人,梁山勢力已是十去其七,元氣大傷。

同為農民起義軍,且都規模不小,若能聯合起來對抗朝廷,絕對無法小覷,建立農民政權指日可待,這也是公孫勝希望的局面。

梁山集團卻在宋江的帶領下接受了朝廷招安,將長刀長劍對準本該成為盟友的方臘義軍,最后兩敗俱傷,坐山觀虎斗,最大的贏家變成了朝廷。

當真是印了那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南征方臘雖然死傷慘重,但到底是勝利了。

此時的梁山好漢只剩下了不過三十人。

這些人的結局卻也并不十分好。

征方臘結束后,武松寺廟出家,林沖患病去世,魯智深重歸佛門,燕青浪跡天涯。

依舊有功名夢的好漢跟隨宋江回朝廷封官受賞,他們想象著功成名就,惠及后世,未曾想等著他們的依舊是死亡。

奸臣當政,為報私仇,一杯御酒,盧俊義、宋江、李逵三人先后赴死。

說來好笑,盧俊義和宋江尚且可以說為奸人所害,而李逵一生為宋江鞍前馬后,奔走征戰,最后卻是被自己最敬重的大哥親手送上毒酒。

宋江深知李逵性格,為了防止其為自己報仇,直接毒死了李逵,美其名曰為梁山保全清白名聲。

因朝廷而死,臨死還為朝廷除去潛在隱患,宋江這“忠君愛國”也是做到了極致。

吳用、花榮自縊于宋江墓前。

除去他們,其余封官受賞的將領也大多沒有好結局。

關勝、呼延灼等人成為朝廷將軍,最終死在戰場上。

戴宗、柴進、李應等后皆交還官誥,恢復閑人身份。

朝堂的波云詭譎讓他們退卻也好,山野的無拘無束讓他們向往也罷,他們終究發現名利不如想象中美好,脫下戰袍和官服,閑云野鶴的生活還是更適合他們。

真正做到功成名就、位及權臣的不過就美髯公朱仝一人罷了。

曾經的一百零八將天涯各處,有人奈何忘川,有人扶麻采桑,有人行俠仗義,有人手握重兵……

梁山聚義,百將斗酒好似一場南柯黃粱,誰又能說得清他們心中是否后悔過呢?

反觀公孫勝,尚未下山時,他對自己的理想便有清晰的定位。

世事變遷,身邊的人初心不復,他沒有想過勸告,因為知道無果,也沒有想過隨大流,因為知道不能。

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

他能做的就是抽身離開,從道觀前來,歷經一番紅塵事,再又回到觀內清修。

梁山,于他而言仿佛是一場劫數,歷劫完畢,因果輪回,大夢一場,他還是那個潛心問道的修士。

人也好,道也罷,都得到了圓滿。

結語

公孫勝和吳用常常被放在一起比較。

二人同為最早上梁山之人,又是晁蓋軍師。

等到宋江上山,吳用“棄暗投明”,選擇輔佐宋江,支持招安。

公孫勝始終保持著自己的初心,仗義疏財、赤膽忠心,從不貪戀權勢。

最后吳用在高俅迫害宋江之際無用,只能追隨宋江赴死。

公孫勝則是勝在眼界長遠,終于贏得了人生。

善始者終,善終者寡。初心不忘,方得始終!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