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破宋江,謊稱回鄉探母,結果一去不返,成為水滸結局最好的人》第1章

曾有人說,中國四大經典名著其實就是四大悲劇。

聽起來不像,但實際就是如此。

《紅樓夢》自不必說,木石前盟抵不過金玉良緣,到底意難平。

《三國演義》是朝代末年數個國家的興盛衰亡,史書中的亂世不過寥寥數語,落在彼時世人的頭上卻是實實在在艱難的一生。

英雄也好,平民也罷,終成枯骨,魂無所依。

當《西游記》中的孫悟空收起玩世不恭,沐浴佛光得道成仙的時候,齊天大圣被斗戰勝佛所取代,自由人格被清規戒律所取代,頭上的緊箍咒變成了內心的枷鎖,又是多少人的遺憾。

《水滸傳》是一部英雄群像,但又何嘗不是一個悲劇呢?戰死、病逝、毒斃……曾經的一百單八將結局大多令人唏噓。

將士最好的歸宿就是戰死沙場,血染黃沙。

可筆者從不這麼認為。戰死固然光榮,可回家才是最好的結局。

《水滸傳》中,宋江因為一己之私,執意招安,成為朝廷的馬前卒,梁山過半將領死于戰方臘一役中,他自己也落得一杯毒酒的下場。

將領中也不乏遠見卓識之人,他早早地離開了梁山,避免了這一場禍事,為自己掙得了一個圓滿的結局。

他是誰?因何識破宋江之計?又是怎樣離開梁山的?

公孫勝與宋江意見相左

入云龍公孫勝

這個具有遠見卓識之人便是公孫勝,綽號入云龍。

公孫勝其人本為道士,或許一開始也沒想過自己會走上梁山起義這條道路。

然而一人得道只是小道,天下皆安才是大道。

朝廷奸臣當道,皇帝醉心娛樂,百姓民不聊生,公孫勝心懷天下修習難安。

思慮良久,公孫勝拜別師父,離開道觀,道士終于入世。

公孫勝尚在道觀時,跟隨師父修習,一身道術爐火純青,還未上梁山便得了入云龍的稱號。

人如其名,入云之龍,可騰云駕霧,呼風喚雨。

公孫勝在下山后投奔晁蓋,與吳用等人結成七兄弟。

吳用外號智多星,他們也常常被放在一起比較。

吳用善使陰謀,講究攻敵之短,是策略的制定者。

然公孫勝以道術立身,在戰場上直用陽謀,是取勝的施為者。

智取生辰綱是他們共同的謀略,但在逃脫官軍追殺時,便是公孫勝大責獨攬了。

他施展道術,風火借勢兩敗官軍。

比起諸葛亮草船借箭、火燒赤壁有過之而無不及。

成功擺脫官軍后,幾人上了梁山,同為最早上梁山的一批好漢。

歷經一番火并,晁蓋成功當上梁山伯頭領,公孫勝居第三位,與軍師吳用同掌軍權。

對宋江的首次失望

數百年間,眾人一直在為宋江到底是真君子還是偽君子而爭執。

實際上,他二者兼有,又或者說逐漸從真君子過渡成偽君子。

尚未上梁山之時,宋江是一個押司。

此時的宋江算得上是一個真君子。

他見義勇為、仗義疏財,廣交天下仁人志士。

救下晁蓋便是他一時義氣。

這一舉動也為他結下了善緣。

在怒殺閻婆惜和潯陽題反詩之后,宋江被押上了刑場。

晁蓋此人雖非君子,但卻有恩必報。

得知宋江處境,毫不猶豫帶著義士們劫法場,救得宋江上梁山。

未曾想,這卻是梁山一眾命運的轉折點。

宋江不比晁蓋,他從不滿足于簡單地做一個寨主,逍遙一生。

他始終有報效朝廷之心。

上梁山之初,目睹眾人皆聽命于晁蓋,而晁蓋此人講究活在當下,胸無大志。

他便將自己的想法深深埋藏于心底,謹慎如他,未曾對別人提及半分。

宋江先后提出按功勞排序和新老將領分坐兩側等提議,步步為營,在為自己拉攏人心的過程中也逐漸架空晁蓋、培植了自己的勢力。

新來的將領盡入宋江麾下,原來老將也有不少支持宋江的。

此時的他名義上是梁山的二把手,實際上已經掌握了梁山的大權。

一場權力的交接即將展開。

晁蓋和他的部下尚未有反應,公孫勝就已經敏銳地察覺到了。

公孫勝原本的抱負是揭竿起義救民水火,他并不想參與到梁山的權力爭斗中。

況且,在掌握將領的同時,宋江也漸漸將軍權收攏,公孫勝名為梁山第四人,卻因為是晁蓋的過命兄弟,不得宋江重用,在梁山的地位尷尬。

察覺到宋江的野心,也明確客強主弱的處境,公孫勝已有去意。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